18luck

2014年网络文学:新的成长与内外变化(王颖)

2014年,“中短篇小说”正逐渐成为网络文学的新热点。近年的网络文学发展逐渐表明,单纯靠量取胜,只会消耗自己的名声。只有那些无法被复制、粘贴的作品,其价值才会水涨船高——比如秘密、原创的点子、活力以及完整性等,而未来网络文学的生长点也正在于此。

2014年网络文学在内部的合纵连横和外部的加强引导下,展现了一系列的成长与变化。 据第3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统计,中国网民继续向低学历人群扩散,4.5亿农村非网民人口将是未来互联网普及工作重要方向。截至2014 年6月底,我国手机网民规模首次超越传统PC网民规模。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无线阅读仍是网络文学最大的增长点,创新类移动应用将是未来发展方向。

2014年网络文学界发生了两件大事:上半年开展了规模力度空前的“净网行动”;下半年“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与会, 这两件事充分表明了网络文学的地位不断增强,网络文学正朝着规范、有序、健康的道路前进。随着网络文学的不断成长,长篇小说和超长篇小说一统江湖的局面发 生了变化,中短篇小说等其他文学形式也找到了发展的可能和路径。

在2014年初开展的“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中,盛大、百度、腾讯、中文在线、搜狐原创、新浪读书、TOM在线、汉王书城、铁血 网、大佳网、纵横中文等各家网站都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力度配合了此次行动。各大网站经过地毯式的自查和排查后,在内容审核方面获得了显著成效,对网络文学 的稳健发展有着长远的意义。

另一方面,随着无线阅读市场的进一步繁荣,在碎片化、闲散化时间中付费阅读网络文学渐渐成为一种新的文化娱乐活动。中国移动公司2014年推出 “和阅读”品牌,迅速引起关注。在其2014年初发布的数据中,月关的《醉枕江山》获年度最佳网络文学新作奖、若雪三千的《天才召唤师》获年度最佳女生原 创奖、天蚕土豆的《大主宰》获年度最佳网络文学奖。

2013年以来,盛大、百度、腾讯三足鼎立,其他网站群雄逐鹿的分配局面逐渐成形。以往在举办文学赛事、发掘新人、培养作者、版权维护等问题 上,各网站均以自身目的出发,各自为阵,较少跨越平台。而随着网络文学的日益发展,作家阵营不断扩大,文学新人的竞争愈来愈激烈。在此情况下,2014年 10月,由多家网站联合举办的首届“磨铁杯”原创文学“黄金联赛”启动,吸引了各方关注。为鼓励更多网络作者参与比赛,联赛将持续至2015年12月31 日。未来网络文学界是否能更好地打破藩篱,为网络文学发展集思广益,令人期待。

与网络文学内部的强势发展相映成辉的是,传统媒体、大学、专业研究机构等的不断进场,针对网络文学展开了深入长足的研究与引导。与此同时,传统 文学也在各方压力和动力下不断进入数字阅读主场,使数字阅读朝着百花齐放的方向发展着。《人民日报》的“网络文学再认识”专栏、《文艺报》的“网络文学评 论”专栏等,邀约专家学者,从网络文学的文本内容、历史与现实意义、文化功能、生产消费、评价体系等多方面各抒己见,共同探究网络文学历史现状及其走向。 7月,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等举办“全国网络文学理论研讨会”,从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主流价值、评价体系建设、审美特性发挥等多个专题与维度进行研讨, 在我国网络文学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2014年,中国作协继续对网络文学发展给予实际支持。不仅开展广泛调研,组织作家培训,而且注重作品研讨,如在5月份,专家对架空历史小说创 作方面成绩颇丰的酒徒进行了评点。自2000年发表第一部短篇网络小说《秦》开始,十余年来,酒徒先后发表了《明》《指南录》《隋乱》《开国功贼》《盛唐 烟云》《烽烟尽处》等多部长篇历史小说。研讨对建立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推动网络文学精品化有着积极的作用。在6月最新公布的中国作家协会2014年新发展 会员名单中,网络文学作家有24人,而此前历年总和为36人,可见网络文学正不断得到传统文学界的认同。在7月公布的年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中,网络文学作 品有云霓的《吉时医到》、失落叶的《斩龙》、酒徒的《烽烟尽处》、苍天白鹤的《无敌唤灵》、仙人掌的花的《回归家园》、爱潜水的乌贼的《奥术神座》、柳暗 花溟的《律政先锋》等10部。鲁迅文学院先后举办了两届网络作家培训班,以支持和引导网络文学的发展。

网络文学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后,成立自己的协会组织也被提上议事日程。2014年1月,全国首家省级网络作家协会“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宣告 成立。5月,在“中国网络文学南北对话论坛”举行的仪式上,江苏省作协网络文学工作委员会成立。7月,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成立。四川、广东等地也表示将成立 网络作协。这些举措得到网络文学作家的积极回应,有效解决了他们的身份认同和归属感问题。

2014年,《人民文学》开发了“醒客”阅读APP并在5月首次推出了网络文学作品专号,从海量稿件中选出5篇短篇小说,分属科幻、武侠、军 事、情感等类型。该期编者按说:“它们的特异与轻逸,不似现今‘正典’序列上的‘纯文学’。不过,史事如飞鸟掠过,仿佛在示意我们,某些艺术先知的身形往 往是特异而轻逸的。” 此外,北京大学中文系在2014年创办了微信“媒后台”公众号,希望通过对网络文学的生态观察和亲笔写作,亲身试验和展示网络时代,我们如何思、为何想, 以不断发现和认识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

如果说前几年对网络文学的讨论还处在表象的不断争论和内部的资源抢占中,如今的网络文学经过内外力量的不断撞击和融合,展现了一步步稳健向纵深 和开阔方向发展的可能性。网络文学内部走向分化:长篇小说、超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等其他文体都能在网络上盛情绽放。2014年,豆瓣阅读开 始力推中短篇小说,涌现了一些新人。豆瓣阅读选择了一条与其他文学网站不同的运营之路,在审美取向上不刻意强调与传统文学的差异,文学性成为选择文本的惟 一标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新世纪网络文学研究”论坛课程也专门研讨了“网络文学的中短篇小说热”。可见,“中短篇小说”正逐渐成为网络文学的新热点。在 这一现象背后更值得挖掘和梳理的是,从曾经的榕树下到天涯,网络文学在草根、全民、自由写作的1.0时代,其实已培育出一些中短篇“精品力作”,但当盛大 等资本进驻网络文学后,以商业类型为主的小说进入繁荣甚至泡沫化的2.0时代,中短篇小说及其他文学的“网络形态”由于不符合资本“利益最大化”的需求而 被压制,甚至被全面遗忘。事实上,“中短篇小说”及其他网络文学形态,无论在创作者的心态还是阅读者的接受心理、评论者的评价体系来看,都是网络文学界和 传统文学界中“最不具差异”者,也是最容易相互沟通和融合的。

在2014年网络文学中短篇小说的复兴中还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意外”畅销,部分故事已被卖出影视版权。它使网络 文学意识到,真正最有生产力的并不一定是长篇小说,还有可能是博客体、论坛体、微信体等带有“语体实验”性质的微文本。在这个层面上,言语即生产力,它们 代表着最新、最前沿、最先锋的“语言”和“文学”实验样式。这些实验正逐渐被网络文学中的商业类型小说、非虚构等长篇文本所吸收和消化,并在“经典化”和 “主流化”的过程中,被影视剧等吸纳为“畅销元素”,这就是网络言语生产力对大众文化的渗透和侵袭。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其实即是在“微博阵营上用 新语体来讲的中短篇故事”,它还代表着一个风向——不只是动辄几百万字的类型小说才可以影视化、游戏化,简单、简短的小故事同样也可以。以往网络文学越写 越长,有作者意愿和经济利益等多方面原因,而豆瓣运营方式、张嘉佳的个人成功等现象,使网络文学作者的创作方向也发生了改变。单纯靠量取胜,只会消耗自己 的名声,在作品质量和输出价值观方面若不加强和改进,最终让自己的“大神”形象土崩瓦解。

如今,网络文学的读者将不仅仅是面对那些内容注水稀释,开启断点续传功能、打怪升级式模式写法,让读者什么时候都能中断、什么时候都能毫无障碍 地再进入,以愉悦打发闲散时间的文本。网络文学的实践说明碎片、通俗也可以走向精致和审美。豆瓣阅读的审稿流程放在网络时代可谓保守,不过也正因为这种慢 和保守,使它发布的内容、质量都能得到更好的把控和引导。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趋势,除了靠勤奋地码字来维持人气、凝聚粉丝之外,在商业市场和个人表达之间 的不断平衡、博弈、探索,不断挑战文学的想象力和创新精神,也是一种新的选择。例如,猫腻的小说一直有着两者兼具、不可或缺的气质,而这样的作家随着机制 的成熟会越来越多。在信息时代,只有那些无法被复制、粘贴的作品,其价值才会水涨船高——比如秘密、原创的点子、活力以及完整性等,而未来网络文学的生长 点也正在于此。

网络文学作为新世纪的新文学,一直与我们这个时代紧密地连结在一起。它的不断“进化”、“分层”和“演变”最终反映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然而,网 络文学固然拥有市场,同时也面临挑战。特别是在“4G时代”,如果手机下载一部电影只要几秒钟,那谁还来读网络小说?所以,网络文学应向动漫、影视等多种 娱乐载体进军,发挥文学作品的最大价值。此外,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融合越来越必要,只有向市场提供精品,才能让文学拥有更强大的生命力。“进军说”虽是 事实,却着眼于网络文学剩余价值的最大化而非网络文学本身,并不利于网络文学的全面发展。如同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互补性日益为人所识,网络文学与其他文 化艺术门类的差异性与独特性也一直存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